瓶颈

关于

热河无人恋爱

/叶王

bgm:蓝莲花


1

王杰希车坏得淋漓尽致,从爆胎到烧引擎无一幸免。他把那辆长安SUV吃力开到路边,沿途几米又听见水箱滋滋动静,如同神经末梢点了打火机,一路火花带闪电地蹿上脑门。热河纬度不低,八月气温着实比不上南方烤炙闷热,然而从心底起火。是胶皮鞋底烫着路面,这日的日头毒辣,能够穿越松林叠嶂。


他撬开车前盖,不肯剥去老头背心外一件长袖格子衫,跟周围黄沙白土相当般配。拽个扳手,俯身弯腰往那堆零件里钻。


引擎果然坏了,他扯出半根线来。只可惜事实上他并不会修,空有一身惊人胆魄与淡定,跟开了盖儿的SUV面面相觑。牛...

择日疯

/云梦双杰


1

风月一老,生死难料,到今时今日,哪怕魏婴再敲额角,也确确实实记不起江澄生辰了。也只及此刻,他才意识到这意味着前尘往事原竟到了可以既往不咎的岔路口,意味着生老病死的确可以阻挡一些物是人非的痛苦。就像是民间笃信虔诚的纸钱永远烧不到他曾经破碎的魂魄面前,他现在哪怕愿意伸手,也再也握不住江澄了。


2

奇物志上说,西北戈壁有一种树名胡杨,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,倒下千年不烂。魏婴总觉得像他。他从小到大刻薄得有些过分的偏执,曾经面对魏婴时却是包刃的匕首,明明温柔又钝厚,却偏偏要以锋芒自居。魏婴有时不知道...

夜莺与玫瑰

/雷安


——致敬王尔德童话


1

“他说过,只要我送他红玫瑰,他就跟我跳舞。”


“可是整座花园都没有红玫瑰。”


2

海潮来得总是比春天要早,以极度狂妄姿态,庆祝白雪皑皑,覆盖槲寄生,一层一层,覆盖教堂屋顶,覆盖金发小孩眼睫,覆盖少年门前台阶。安迷修穿一身洁白衬衫,裤腰上打着系带,长靴踏进雪中。接近年末,有太多宴会等着少年人们的光临,那些燃烧的正好的松木,堆砌成温暖的火炉,比之他常年阴冷潮湿的地窖好得太多。


这是他来镇里过的第一个冬天。牧羊人四季...

remix

/叶王


王杰希在杭州等场演唱会,南山路夜灯灼亮,林荫缀挂灯胆,一串串的闪烁。城市极度偏向稠郁的文化气息,六朝古都坐拥绝好风景,没有京城磅礴沉淀,却比之占领多数青年人心中肖想轻爱的圣地第一。


歌手来得时间取巧,用购物狂欢与单身庆典博得人心共鸣。王杰希订飞机票,无足轻重摆在桌上任人观赏。上有大喇喇铅印的宋体字:“11月11日,目的地,杭州”;方士谦一度惊诧怀疑他隐婚,或者异地恋。而他平时绝无仅有对情爱表达观点,大抵是柳非欢喜带男友邀约众人牵手饭,曾难为他敬男孩一杯:“好好待她。”


也唯有那一次方士谦喝酒到耳热,毛衣领子穿反一...

少年病骨

/云梦双杰


三香飘烟,绕梁数圈。他跪得脊梁生疼,膝骨扎进细密针脚般的刺痛。


他设堂偏偏要畸零,要歧路,要幽静。要外面洪水滔天淹不进来,火光廖亮烧不过春风野草。所以是暗的,冷的,魏无羡一定找不过来。他与蓝湛偶然撞入的日子,他风湿的膝盖生疼,病根犹在。


堂上佛光不灭,久烛常燃。正中张贴江枫眠等人画像,牌位如同尸骨,名字如要刻穿檀木。


早年魏婴不被虞紫鸢允许入宗庙,弟子归宗,他是独行例外,是江枫眠与她之间最刻骨的底线。


魏婴时常与她作对三分,这件事上从不喧闹。他捣乱地点各种稀奇古怪,与人作对不讲道理。先生仰望明...

皆空

/云梦双杰


“你紧闭双眼,还说什么四大皆空?为什么不敢睁眼看我?你若真的睁眼看看我,我不信你会两眼空空。”

魏婴去提水里腾浮的义领,雪白,纠缠进泡了水的紫衣里,从系带就开始打结。手指被水泡涨了,指纹处凹陷成狭隘的山脉,崎岖且蜿蜒,漫着茧白色,连骨头都要被泡软。不多时就会酥下来的。

在云梦的冬,后半夜就要抽出这骨头里的暖,去渡给四肢百骸。

事实上夜并不深。云梦莲花坞一向铺陈得厉害,长街蔓延花灯,云梦喜欢锣鼓喧天的热闹。他偶尔不喜欢冬天。北风呼啸夜里的窗,被窝里躲一点暖意,隔壁就是江澄的屋,脚冷得紧了,被窝里只蹭出一身冰凉粘稠的汗。他就拿指关节去扣床板。床板如同...

春潮06

 叶王/喻黄

寒城的蝉噪起来了,梅雨才开头,又巴巴地出了半天太阳。随着温度升高,王杰希的工作忙碌程度与日俱增,与此同时还有蓝雨审计局聒噪的电话,最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每天call进微草。
王杰希每天上班,就看见刘小别捧着个电话,酷酷地聊天。
王杰希每天下班,还看见刘小别捧着个电话,酷酷地聊天。
一来二去一个礼拜了,这个电话粥煲得未免太有恒心,王杰希倒不担心刘小别的工作进程,他的效率高,打字快,时常看文件一目十行,速度真是快。他只是有些好奇。或许是因为他带着刘小别周柏烨离开了故土,让他们成为异乡的打工仔,他心里是有愧疚,难免怀着长辈的心态想为他们排忧解难。
他决定找刘小别谈一谈。或许是爱情,...

山雨欲来

/喻黄ABO


此时窗外天色沉沉,明摆着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。黄少天脚底抹油,早就想溜。

一顿同学宴如坐针毡,从接到请帖的时候就不想来。郑轩给他发了好几条短信,电话也打了不下十通,言辞恳切,语气真诚,黄少天为了跟郑轩那点旧交情勉强应下,只说“不一定”。

同学会实际开得还算热闹,大多数人心无旁骛,仍旧四五年前那样与他打着哈哈,还称他“黄少”。黄少天只守不攻,嫌麻烦并不敬酒,三巡之后,却还是被灌下不少黄汤,眼神玩漂移,思绪搞蹦极。

包厢的灯光打得很是暧昧,喻文州开门关门一气呵成,群魔乱舞的诸位里,唯有神情疲惫的郑轩方还清醒。

他惊喜,喊了声“班长”,来人点头,面上笑得如拂春风...

吻火/kissing the fire

/王秋

过犹不及的冬雪,呼啸广厦间的长风。叶秋脸上从容,立在三米开外,脸上有少年老成的定气。


这是北方少年独有的定气。北方好,北方养出倥偬的马蹄,还养出刚俊的面孔,养出一汪护城河一样穷途末路也不阿的眼睛。这眼睛好看,搭他弧度不算温柔的眉,叫他扫过之处,到底都是寒的,冷的,看不见生气。

恰好,街边灯火都寥落了,满城闭着门,像空城。

王杰希竖领,抵御北京城里见冷的寒气,耳朵却冻得通红。老城,一脉相承的天寒地冻,二人离得不近,呵出的白气被风一吹,万万交叠不到一处,像是眼下四散逃亡的旅人。

“他走得太匆忙了。”

叶秋提长灯,映亮方寸之地,说话时句末带笑,勾成的一笔遗憾变得暧昧不清,王杰希有一刻恍惚以为那是...

古龙写尽了天底下的浪子,写侠是浪子,写刀是浪客,连写群山起伏,写夕阳二字,都透着孟浪味道。

古龙的笔,就像李白的笔。古龙笔下的侠也像李白。

看起来完美的,酷毙的,天下都是朋友,天下都是敌人,挥洒自如,无不拥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。

就像是一幕日落西山,一个剑客背山而立,踽踽独行。身前生后他都不管,来处归处一概不知。

他们看中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,不认为这也不过是世界观中的一种,却叫古龙李白陆小凤傅红雪李寻欢这样的人为浪子。

那我们喜欢古龙的人便说,好吧,那就是浪子。

古龙的浪子,是不回头的。

无意看过有人区分金古,说金庸喜欢写“人间,太阳,剑”,古龙则喜欢写“天涯,明月,刀”。

的确。

金庸的侠是“人间”的侠,逃...

1/3

© 鹤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