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是无用的

关于

山雨欲来

/喻黄ABO


此时窗外天色沉沉,明摆着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。黄少天脚底抹油,早就想溜。

一顿同学宴如坐针毡,从接到请帖的时候就不想来。郑轩给他发了好几条短信,电话也打了不下十通,言辞恳切,语气真诚,黄少天为了跟郑轩那点旧交情勉强应下,只说“不一定”。

同学会实际开得还算热闹,大多数人心无旁骛,仍旧四五年前那样与他打着哈哈,还称他“黄少”。黄少天只守不攻,嫌麻烦并不敬酒,三巡之后,却还是被灌下不少黄汤,眼神玩漂移,思绪搞蹦极。

包厢的灯光打得很是暧昧,喻文州开门关门一气呵成,群魔乱舞的诸位里,唯有神情疲惫的郑轩方还清醒。

他惊喜,喊了声“班长”,来人点头,面上笑得如拂春风...

吻火

/王秋
/邪教 我吃(

过犹不及的冬雪,呼啸广厦间的长风。叶秋脸上从容,立在三米开外,脸上有少年老成的定气。


这是北方少年独有的定气。北方好,北方养出倥偬的马蹄,还养出刚俊的面孔,养出一汪护城河一样穷途末路也不阿的眼睛。这眼睛好看,搭他弧度不算温柔的眉,叫他扫过之处,到底都是寒的,冷的,看不见生气。

恰好,街边灯火都寥落了,满城闭着门,像空城。

王杰希竖领,抵御北京城里见冷的寒气,耳朵却冻得通红。老城,一脉相承的天寒地冻,二人离得不近,呵出的白气被风一吹,万万交叠不到一处,像是眼下四散逃亡的旅人。

“他走得太匆忙了。”

叶秋提长灯,映亮方寸之地,说话时句末带笑,勾成的一笔遗憾变得暧昧不清,王杰希有一...

#古龙吹 吹古龙

古龙写尽了天底下的浪子,写侠是浪子,写刀是浪客,连写群山起伏,写夕阳二字,都透着孟浪味道。

古龙的笔,就像李白的笔。古龙笔下的侠也像李白。

看起来完美的,酷毙的,天下都是朋友,天下都是敌人,挥洒自如,无不拥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势。

就像是一幕日落西山,一个剑客背山而立,踽踽独行。身前生后他都不管,来处归处一概不知。

他们看中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,不认为这也不过是世界观中的一种,却叫古龙李白陆小凤傅红雪李寻欢这样的人为浪子。

那我们喜欢古龙的人便说,好吧,那就是浪子。

古龙的浪子,是不回头的。

无意看过有人区分金古,说金庸喜欢写“人间,太阳,剑”,古龙则喜欢写“天涯,明月,刀”。

的确。

金庸的侠是...

对就叫叶王传奇(2)

/主叶王/副喻黄

/古侠paro


06

*

紧赶慢赶,叶修三人终于在日落之前赶到了轮回山庄。

轮回山庄并不在山上,反而是呼啸庄在呼啸山中。平原之上的轮回在一片夕阳之中,雁行掠去,平添了一丝悲凉。


叶修远望冯宪君亲书的“轮回山庄”牌匾,却回想起这位位及武林之父的老人,平生只为两个门派留下过墨宝,毕竟江湖上门派林立,能被妇孺皆知闯出天地的本就不多,如能得到冯老青睐,更是难上加难!


这两门派之一是眼下庄主失窃的轮回,还有一个便是微草摘星楼。这两门牌在荣耀论剑中的战绩斐然,但若真要比拼,曾经的嘉世苑本不相上下,只是当年叶修还...

春潮05

叶王/喻黄


黄少天太倒霉了。

王杰希搬新公司,小半个寒城都来卖个顺水人情帮忙,卖的不是别人的人情,正是喻文州的。寒城说大不大,在省内不算多么疆域辽阔,可说小却也不算很小。尤其是近年来随着产业发展,各大集团入驻,寒城吞并四周低级行政区,也正处于扩张的进程中。

小半个寒城的概念,也就是起码几十家企业听闻了风吹草动,便巴巴地赶了来忙内忙外。

喻文州性子好,五分温柔,恰到好处,却不是一味的缠绵悱恻,说话间风趣可亲,时常叫人恍惚以为他得了点郭德纲的真传。王杰希举微草前来落根的事,他有意无意放出了风声去,一是为了王杰希以后好打招牌,二也是有些私心。

私心是什么?同事黄少天不知道,他只知道...

春潮04

叶王/喻黄


黄少天的家庭教育向来很有问题。

一家老小居然丝毫没有家财万贯的自觉,上上下下兼备了喻文州式的谦卑与叶修式的厚脸皮。幸而黄少天生的有一副好皮囊,靠外表吃饭都能过完上半辈子,可他却想,若是这样倒好了。他的低声下气不必显得那么矫揉造作,他的舍命陪君子不必如此叫人心疑。如果他仅仅是个平凡少年,喻文州会不会,不那么另眼相看。

回去的路上黄少天检讨了自己,一边在心中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,又不免反省自己是否过于心急。

按经验论来谈,他曾经的确是个花花公子似的人物不假。他的情路从来一路顺风,毫无路障。他遇到的人也同他一样,感情是物质生活里的一项明码标价的玩物,他们彼此交换愉悦...

对就叫叶王传奇(1)

叶王

/喻黄

/点文,古侠paro

/有外链,等于没有


01

叶修并不想去摘星楼。

摘星楼本也不欢迎他。


世上有千万座摘星楼,也有无数比摘星楼美得多的亭台楼阁,只要叶修肯掷千金,甚至只要他拿那老沉木的烟杆挑开美人珠帘,世上到处有大门为他而开。


但叶修现在不得不去摘星楼,即便摘星楼两扇破木大门总是紧闭着。

 叶修要去的摘星楼不是普通的摘星楼,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摘星楼。

若是行人过路,必不能察觉其奥妙之处,但只要有一点轻功,还不愿好好走平路的人,就能知道这座摘星楼的奇妙。

恰好,叶修就是这样的人。...


春潮03

叶王/喻黄


此时席上四人有三人各怀鬼胎,眉来眼去好一个暗藏玄机,唯独剩了一个喻文州身处风暴中心而不自知,神色平常看不出藏着任何一点心思。他并不起身,只是浅浅向桌心倾了倾,与表情看起来很便秘的黄少天推杯换盏。

表情很便秘的黄少天在桌子底下踹叶修,可惜没踹着,反踢了离得更近的喻文州一裤子。好在喻文州平素都是个好好先生,连责备也没有一句,只举杯莞尔道:“叶前辈难得请客,怎么今天一个个都这么沉默了?”言罢又转头过去,偏心对着黄少天笑了笑,表情里有种说不清的柔情似水:“尤其是少天,当罚。”

被点名批评的黄少天尚在思绪神游之中,此刻吓得腿肚子一激灵,径自又踹了喻文州的裤子一脚。

喻...

春潮02

叶王/喻黄


王杰希一贯认为自己行的端坐的正,虽然一手掌控着不算磊落的药品生意,但强买强卖之类的事他也是避之不及。今天见识这么一位人物,先是毫不避讳提出改约,又是装傻充愣误会自己和喻文州的关系,这一战打得王杰希的确有点措手不及。

但好歹王杰希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艰难消化了一下被叶老板复杂化的局面,还是能端起一个老总的架子。

“你不要害羞。”叶修倒是面不改色,一副很理解的样子,“文州性子是温吞些,常人难近身。少天不一样,那一句话都是摆到明面上来的了。只是似乎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你若有心,不必与我说破,我自是理解的。也定会劝劝少天。”

他想得倒周全。

王杰希有点哭笑不得,却一时...

昏昏欲睡.

太中.


太宰治素来不以苦行为人生目标,时常笑眯眯摆出“啊,聚散都是缘分”的一腔没皮没脸。中原中也从小被耳濡目染,非常顺其自然地对这种人生观、价值观、世界观,感到深恶痛绝。

相由心生,此刻中也正第一千零八百次拍掉太宰妄图伸向白虎的魔爪,脸上明白写着“变态,快滚!”无奈他说这话的时候掐着腰,抖着腿,实打实一副更像变态的模样。敦君风雨飘摇地立在中间,腿肚子抖了三抖,没来得及替变态开脱一句,便被太宰先生动作轻柔拨到一边儿去了。


中也生气了。

没有,快滚!

别气嘛,生起气来可是容易老的喔——

中也从善如流地对准人膝盖踹下去:哪儿凉快哪儿待着!别拿你对你那新搭档...

1/2

© 鹤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